博瑞家园—中国金融从业联盟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楼主: 睫毛下的海

【完整版连载】一入投行深似海,从此亲朋是路人

  [复制链接]

561

主题

904

帖子

7

精华

黄金长老

Rank: 7Rank: 7Rank: 7

性别
 楼主| 发表于 2016-7-30 20:10 | 显示全部楼层
这天在大蒜企业项目现场,龚棋按领导指示在做一个竞标书(在一个项目现场做另外一个项目的事,这也算是投行民工基本的工作特点之一了),写着写着忍不住笑出声来,问袁紫道:“你看咱们公司的介绍里有一句国资背景,实力雄厚。你觉得这句话代表什么含义?“

袁紫左手托着下巴,眼珠骨碌碌转了两圈说:“你写这句话,希望客户理解的表面意思是亲爹很猛、值得托付,但其实暗含的意思还有,我们效率低下,我们责任不清,我们流程繁琐,以及,我们领导不能随便出国,哈哈。”

龚棋眯着眼,伸出右手拇指:“没白跟着哥混,都会举一反三了。”

袁紫轻蔑地一笑,盯着自己电脑屏幕上的一封邮件说:”刚才我问客户募投项目的进展如何,你猜客户怎么回复的?“

“怎么说的?”龚棋挠有兴趣地追问。

“客户说:老板已经知道这件事了,募投用地已经基本确定,正在等待政府批文。还申请了专项农资补贴,用地定好就可以入账。现在我司正在内部审批,需要走几个流程,应该很快的。

那么请问,募投项目到底进展如何?A 大有进展,B 小有突破,C毫无进展, D说不清楚。龚棋选手请抢答。“

龚棋听罢沉思片刻,忍不住哈哈大笑。

561

主题

904

帖子

7

精华

黄金长老

Rank: 7Rank: 7Rank: 7

性别
 楼主| 发表于 2016-7-30 20:10 | 显示全部楼层
民工不易,女民工更难。袁紫自从进了投行,例假都开始紊乱——脱离了月球绕地球旋转的周期,反而开始和项目申报周期保持一种神秘的关联。更让袁紫郁闷的是,收入似乎并没有和付出呈现正相关关系。

袁紫入行三年,也跟了四五个项目,可惜都还在辅导和审核阶段,唯一一个过会的黄酒项目又在上市前被紧急叫停,几年下来奖金半毛钱没分到,月薪又低得可怜。

而比她晚半年进投行的汪力,虽然才跟了三个项目,却三个项目都顺利发行,合计拿了将近一百万的奖金。

言归正传,话说因为台风登陆深圳,回深航班大面积取消,周末两人都滞留在了山东。龚棋便顺势约了袁紫去爬泰山,本欲体会一下中学语文课本里雨中登山的乐趣,结果两个人因为太久没锻炼,爬了两级台阶就腰酸背痛,最后只得坐缆车。

太阳还懒懒躲在云朵深处,山风清透,空气凛冽。袁紫和龚棋并肩坐在缆车上,看着远处的层峦叠嶂隐隐藏在浅白色的晨雾里,看着近处翠绿的山头从缆车旁缓缓而过。袁紫呆呆地望了一会,幽幽叹道:“棋哥,我什么时候才能像你一样年薪百万呀?”

龚棋淡淡地说:“年薪一百万算啥,我一个朋友的朋友,跟你差不多大,一个月就发了一百万呢。”

袁紫立时来了精神,拽住龚棋的胳膊大喊道:“怎么做到的?怎么做到的?”

龚棋说:“加班累死在途中,保险公司赔的。”

袁紫听罢,不禁柳眉倒竖,哼了一声,一脚就把龚棋从缆车里踹出去了。

561

主题

904

帖子

7

精华

黄金长老

Rank: 7Rank: 7Rank: 7

性别
 楼主| 发表于 2016-7-30 20:10 | 显示全部楼层
上回咱说到袁紫在泰山向龚棋请教赚钱秘诀,龚棋说:“很容易啊,有人一个月就发了一百万呢。是加班累死在途中,保险公司赔的。”袁紫听罢一脚就把龚棋从缆车里踹出去了。

幸而龚棋有着“客户虐我千百遍,我待客户如初恋”的超厚脸皮,脸朝下半空摔下来居然毫发无损。

两人有说有笑回到企业,正好在大门口碰到董事长的独生女付文。付文中科大少年班出身,沃顿商学院MBA,在国外投行工作了三年(简直就是欢乐颂里女猪脚的翻版啊,估计欢乐颂编剧是和我们付文打过交道的),去年才在董事长的软磨硬泡下来到这家农业企业担任董秘。

付文看到龚棋,眼睛一亮,对身边戴着墨镜、高大威猛的冷脸帅哥耳语了一下,帅哥点了下头,然后动作敏捷地钻进路边的兰博基尼,随着一阵急促的呼啸声,跑车转眼已经消失在路的尽头。

“这么巧,龚总。”伴着一句清脆动听的问候,付文微笑着走过来握手致意,Amani的深色西装袖口里是一只白皙修长的手,纤细的手腕上缠绕着一块宝玑那不勒斯镶钻女表。

龚棋以前在给高管进行上市辅导时见过付文两次(虽然对于付文来说,这些辅导可能有些太小儿科,但她还是认真地参加了),袁紫进场晚,对付文还是久闻其名未见其人。

袁紫好奇地打量着这位身材高挑、容貌俊秀的年轻女高管,心里忍不住赞叹道:“不管是官宦子弟,还是平民百姓;不管是血气方刚的毛头小伙,而是成熟稳重的商界巨子,任何人哪怕只消对她轻轻瞟上一眼,就足以看出那自内而外的温文尔雅和气质出众!那是超高的智商、良好的教育、精心陶冶的兴趣爱好、竞争激烈的国外职场历练等种种复杂的香料精致而恰到好处地混合在一起的奇异馥郁啊!”

“投胎果然是技术活!”袁紫正胡思乱想着,付文把目光转向了袁紫,“这位美女是?”

“不好意思付总,忘了介绍,这位是我的同事袁紫,准保荐代表人,本项目现场负责人。”

“我还是头一次见到这么漂亮的投行女生。”袁紫的手被付文热情地紧握着,付文的恭维也让她如沐春风。

此时此刻,在齐鲁大地昏黄的天空下俏然矗立的三个年轻人,断不会预见到他们未来的命运似乎在被一双无形的手操纵着,用造化弄人四个字怎足以形容日后的种种痛彻心扉、泪流满面、彻夜难眠、轻薄人生。

感情的劫后余生没有胜利者,但是总有人会哭着离场,总有人会假装坚强着笑到最后。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561

主题

904

帖子

7

精华

黄金长老

Rank: 7Rank: 7Rank: 7

性别
 楼主| 发表于 2016-7-30 20:10 | 显示全部楼层
此时此刻,在齐鲁大地昏黄的天空下俏然矗立的三个年轻人,断不会预见到他们未来的命运似乎在被一双无形的手操纵着,用造化弄人四个字怎足以形容日后的种种痛彻心扉、泪流满面、彻夜难眠、轻薄人生。

感情的劫后余生没有胜利者,但是总有人会哭着离场,总有人会假装坚强着笑到最后。

但当下,袁紫对付文的感情只有满心的赞叹和好奇。后面一连几周,袁紫还是忍不住对付大美女的一身行头、跑车和身边的冷脸帅哥叽叽喳喳议论个不停,见惯了大世面的棋哥自然是笑笑不置可否,而袁紫已经开始憧憬下一次和付文的邂逅了。

下一次邂逅很快就来了,付文老爹旗下另一个小型企业在新三板挂牌并做市(这个企业虽也是在付老爹同一控制下,但和正在IPO的农业企业从行业关系上八竿子打不着,所以也无同业竞争之虞。)这家企业是做女式内衣的,在业内还算小有名气,付文帮助老爹精心策划了一个PARTY,别出心裁地融合了Model走秀、综艺表演、路演推介,所以龚棋和袁紫作为券商代表也很名正言顺地被付文邀请了。

一进到金碧辉煌的PARTY主会场,袁紫的嘴瞬间变成了O型并坚强地将这种口型保持了整整五个小时。她一会端起红酒闻闻,一会往嘴里塞一大块提拉米苏,一会扯着龚棋衣角兴奋的大喊:“看看看,那不谁吗,就那个网红。你别撇嘴,她微博上可有600万粉丝呢。”

董事长付老爹进行了慷慨激昂的致辞,付老爹是个极富感染力(接近于煽动力)的演说家,致辞结束后,在场所有人都如痴如醉,为能应邀参加这样一个马上要冲出地球、走向银河系的超优质企业的高端Party兴奋不已。

付老爹自信地微笑着,伸出双臂,手心向下轻轻挥了两下,现场火爆的气氛瞬瞬间被神奇地压制。“下面,我想请我们公司另一位重要的人物上台讲话。”

龚棋看到台旁的总经理费南站起身,看了眼手中的讲稿,扣上了西装上衣第二个衣扣。费南是付老爹的左膀右臂,农业企业能发展到今天的规模,他自然是功不可没。

“这个重要的人物,就是去年刚从美国回来的付文,也是我的宝贝女儿。”付文一身黑色定制晚装,发髻盘起,更显得她的脸庞美丽白净。她优雅地搭上付老爹伸过来的大手,跨步走到台上。

付文环视了一下台下,微微一笑,两个小酒窝使得她精致的面容多了一份俏皮。

台下所有男士(或者说几乎所有,毕竟有些男士的目光一直在追寻着帅哥)的注意力顿时都被付文的双眸俘获,有位男士张大嘴,歪着头,目不转睛盯着台上;有位男士手里的红酒杯歪斜,红酒大大咧咧撒到前面男士的爱马仕西装上,而这两位男士却都浑然不觉;还有位男士小心翼翼在人缝里挪动着,尽量不露痕迹,却最终成功地挤到了第一排付文的正前方,然后一直带着自以为迷人的微笑颔首看着这位绝世美人。

龚棋的眼角不经意间瞟到费南,看到他脸色阴沉地坐了下来,然后想解开西装上衣的纽扣,但笨拙地解了几次都没有解开。

561

主题

904

帖子

7

精华

黄金长老

Rank: 7Rank: 7Rank: 7

性别
 楼主| 发表于 2016-7-30 20:11 | 显示全部楼层
色阴沉地坐了下来,然后想解开西装上衣的纽扣,但笨拙地解了几次都没有解开。

这样的场合,其实还是美女更加吸睛,付老爹这样的安排并无不妥。龚棋边想边转头去寻找袁紫,却发现袁紫正在和一个帅哥耳鬓厮磨,那帅哥高高瘦瘦,穿着一身得体的西装,打着窄条领带,端着一个高脚酒杯微笑着看着袁紫,还时不时凑到袁紫身边耳语几句,袁紫那个傻白甜倒也很享受帅哥殷勤的伺候,一直在咯咯笑着。龚棋觉得这个人甚是面熟,仔细想了想,应该是之前另一家IPO企业的投资机构代表,打过一次照面,没想到这里又遇到了。

龚棋正想过去打个招呼,却见付文笑语盈盈地向龚棋站的吧台走了过来:“龚总,招待不周,多多海涵。”

“哪里话,今天的活动非常成功。”龚棋边说边看了眼远处被人群团团围住的付老爹。“你看付总今天讲得多好,第一产业和第二产业,永远不会消亡,只是像孙悟空一样,钻进了第三产业这个铁扇公主的肚子里。现在各种互联网+,各种金融服务,没有实体经济,互联网去加什么;没有实体经济,金融业去服务什么。听了让人耳目一新!”

付文听了龚棋对付老爹的称赞,却颇有点不以为然:”我爸,他只是不愿意接受新的挑战罢了,对于像他这个年纪的人,守成远比冒进稳健。而成功人士的标配自然是要有一套心理平衡和自我安慰的理论全集,以便让自己永远不会输给自己的自尊心。”

龚棋听了付文这番似乎略有不敬的话,倒也不觉得吃惊,因为在公司里付文和付总针锋相对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但是付总还是一如既往的宠爱付文,谁让这是她的独生女儿呢。

晚宴的背景音乐换成了皇后乐队的歌曲,气氛也再次被点燃。龚棋仰头干掉了杯中的红酒,直抒胸臆道:“我倒是觉得付总那个年代的人,做实事的人多。你看他白手起家,从种大棚、育种做起,到后来自学机械设计和制造,拿到国际领先的农业机械发明专利,现在美国的农民都在用他发明的机器呢。而你看看现在,随便一个90后,搞个概念出来,就牛逼哄哄的要融几千万,还必须是美金!奇怪的是他们还真的能融到钱!可是融到钱干什么了呢,我认识的一个创业者,拿到钱第一件事就是买了辆保时捷911,然后开着去泡妞了!现在遍地都是心浮气躁的人,遍地都是急功近利的钱,哪还有多少人脚踏实地在做事!”

付文边听龚棋半醉半醒的高谈阔论,边顺势在吧台边的高脚凳上坐了下来,一只腿直直地垂在地上,一直腿弯曲着踩在高脚凳的横档上。旁边经过的男士莫不假装不经意地瞟一下她的大长腿。

付文用右手三只手指轻轻转着红酒杯,望了一眼龚棋,眼里闪出一道异样的光。这道光转瞬即逝,正说得唾沫横飞的龚棋完全没有注意到,但不远处的袁紫此时恰好望了这边一眼,那道光瞬间就刻在了袁紫心里。

561

主题

904

帖子

7

精华

黄金长老

Rank: 7Rank: 7Rank: 7

性别
 楼主| 发表于 2016-7-30 20:11 | 显示全部楼层
龚棋听了付文这番似乎略有不敬的话,倒也不觉得吃惊,因为在公司里付文和付总针锋相对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但是付总还是一如既往的宠爱付文,谁让这是她的独生女儿呢。

晚宴的背景音乐换成了皇后乐队的歌曲,气氛也再次被点燃。龚棋仰头干掉了杯中的红酒,直抒胸臆道:“我倒是觉得付总那个年代的人,做实事的人多。你看他白手起家,从种大棚、育种做起,到后来自学机械设计和制造,拿到国际领先的农业机械发明专利,现在美国的农民都在用他发明的机器呢。而你看看现在,随便一个90后,搞个概念出来,就牛逼哄哄的要融几千万,还必须是美金!奇怪的是他们还真的能融到钱!可是融到钱干什么了呢,我认识的一个创业者,拿到钱第一件事就是买了辆保时捷911,然后开着去泡妞了!现在遍地都是心浮气躁的人,遍地都是急功近利的钱,哪还有多少人脚踏实地在做事!”

付文用右手三只手指轻轻转着红酒杯,望了一眼龚棋,眼里闪出一道异样的光,不动声色地说:“做实事,并不是只会勤劳勤奋、俯首甘为孺子牛,要多用这里。”付文边说边用左手食指指了一下自己的额头。“知识经济都已经过时了,现在是脑细胞经济。每个脑细胞看起来都是一样的吧,可是扎克伯格、马斯克的脑细胞就是比一般人的更加独特,要说他们有多勤奋吗,当然创业也是辛苦的,但是未必就比那么多劳苦大众更辛苦,关键是辛苦与辛苦之间差异那么大,一边是机械地日复一日的重复前人的劳动,一边是创造出地球上从未有过的奇迹。那么自然是创举更要受到重视和褒奖,如果没有创举,人类还在非洲被狮子赶来赶去,或者我们还生活在蒙昧的中世纪,人类的奇妙之处就在于我们擅长虚构和想象并且把这些乌七八糟的幻想都变成现实啊!“

“伟大的市场经济!”龚棋一摊手,“所以,市场这只看不见的手把大批资金从实体企业抽出来,送给那些吊儿郎当的创业者,而这些创业者的丰功伟绩不过是模仿国外的小屁孩儿的馊主意做了一个APP,做了一个网页,做了一个公众号。说到公众号,不少自媒体才五万粉丝就开始搞A轮了,据说还有人融到几千万。想想我都觉得这个世界太过疯狂。微信那天要是倒掉了,这些公众号的投资者还不得集体自挂东南枝。可是那么多实体企业在嗷嗷待哺,就是没人愿意投啊。这年头儿似乎只要还有实体工厂,一只脚就迈进传统产业和落后产能了!必须是纯互联网,纯虚拟,纯概念,不然出门都不好意思跟别人打招呼!“

付文莞尔一笑说:“苹果按你的说法是不是也一只脚在传统产业,多少血汗工厂设在我们大陆呢。可是毫无疑问,全世界的投资者都把它看成高科技公司。你看我爸的企业算是落后产能吗,今天投资者不还是扎堆吗。”

付文摆出一副得胜者的姿态,放下酒杯,认真地看着龚棋说:“但是你知道吗,我觉得还是不够,远远不够,这次上市只是起点而已。拭目以待吧,未来一个可以比肩苹果的公司就在我们手里。在我眼里从来没有什么不可能,如果我没有认准的事情,我也断然不会去做。”付文说罢向龚棋伸出右手。

龚棋在酒精和音乐的双重刺激下,也被付文的这番话点燃了,爽快地伸出右手,和付文的手握在了一起。

此时的这两个青年人,完全沉浸在造物主专项赐给年轻人的那种无拘无束的想象里,并没有注意到此时总经理费南正躲在宴会一个阴暗的小角落里,和另一个人耳语着什么。另一个人的脸完全隐藏在灯光照不到的黑暗里,别人很难看清他的五官。

整个宴会现场的气氛都是欢快和放纵的,但是这个角落却充满了让人恐惧和不安的气息,这种隐隐不安的气息也只是冰山浮在水面之上的一角而已,水下隐藏的巨大秘密,此时时刻却无人知晓。

561

主题

904

帖子

7

精华

黄金长老

Rank: 7Rank: 7Rank: 7

性别
 楼主| 发表于 2016-7-30 20:11 | 显示全部楼层
付文摆出一副得胜者的姿态,放下酒杯,认真地看着龚棋说:“但是你知道吗,我觉得还是不够,远远不够,这次上市只是起点而已。拭目以待吧,未来一个可以比肩苹果的公司就在我们手里。在我眼里从来没有什么不可能,如果我没有认准的事情,我也断然不会去做。”付文说罢向龚棋伸出右手。

龚棋在酒精和音乐的双重刺激下,也被付文的这番话点燃了,爽快地伸出右手,和付文的手握在了一起。

此时的这两个青年人,完全沉浸在造物主专项赐给年轻人的那种无拘无束的想象里,并没有注意到此时总经理费南正躲在宴会一个阴暗的小角落里,和另一个人耳语着什么。另一个人的脸完全隐藏在灯光照不到的黑暗里,别人很难看清他的五官。

整个宴会现场的气氛都是欢快和放纵的,但是这个角落却充满了让人恐惧和不安的气息,这种隐隐不安的气息也只是冰山浮在水面之上的一角而已,水下隐藏的巨大秘密,此时时刻却无人知晓。


这时上次为付文开车的冷脸帅哥走了过来,在付文身边耳语了一句,付文笑着说:”龚总,美国一个重要朋友过来了,我失陪一下。“说罢站起身转身离去,付文走了几步,又回头望了龚棋的位置一眼,那个位置却已经空空如也。

“身边的帅哥呢?”龚棋打趣地问袁紫。

“喏,那边。”袁紫今晚喝了几杯红酒,小脸儿红扑扑的,“去寻找新的猎物了。”

“猎物?“

“对呀,”袁紫靠近龚棋耳边轻声说道,“其中一个人约我去他住的房间继续喝酒呢。”

“我靠!太直接了,那你答应了吗?”

“答应你个头!自以为长了副好皮囊,就到处招摇撞骗,聊了几句就暴露了不过是嘴尖牙利腹中空的墙上芦苇而已,那副色眯眯的样子想想都已经让我恶心了。”

”啧啧,这年头,居然还有不喜欢帅哥的女生。“龚棋打趣道。

“多了去了,大部分女生还是喜欢有内涵的。”袁紫抿了一口酒杯,看着龚棋微微一笑道,“如果是棋哥你勾引我,我倒还可以考虑考虑。”

袁紫借着酒劲儿说出了这句平日万万不可能说的话,说完自己都吃了一惊,心里小鹿乱撞,不由低下了头,不敢去看龚棋。心里在想:糟了,这话委实是太过冒失了,万一他觉得我是轻浮的女子怎么办呢?或者,他如果对我也有意思,听到这话会不会直接就强吻过来呢,那样的话我要不要推开他呢?

袁紫觉得自己的心都快跳到了嗓子眼,但是过了半天也不见龚棋有任何反应,袁紫便小心翼翼地抬起头偷偷看了一眼龚棋,却发现龚棋两眼茫然空洞,眼前像是蒙了一层薄雾,嘴巴半张着。

袁紫瞬间知道,他又在想其他事情了!以前在项目现场,每次见到龚棋这幅鬼样子,就知道他又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了!

龚棋呆呆地想了一会儿,问袁紫道:“刚才想和你约炮的猥琐男是不是叫唐歌?”

“是呀”,袁紫翻了个白眼,无精打采地问,“怎么,你们之前认识?”

“恩,我记得我在以前的证券公司做一个IPO项目时和他打过交道。”

”后来呢?“

“后来我来到这里,那个项目就没有再管,再后来听说撤材料了。对了,你刚才说什么还可以考虑考虑?“

袁紫哼了一声,没好气地说:“我说那个帅哥的提议我可以考虑考虑!”说罢转身佯装要去找唐歌,心下还巴望着龚棋会拦着她,但是龚棋此刻突然感觉到之前那个IPO项目的终止似乎和唐歌有一点若有若无的关联,又陷入了深深的思索,完全没注意到袁紫起身。袁紫气得一跺脚,独自走到会场外去了。

561

主题

904

帖子

7

精华

黄金长老

Rank: 7Rank: 7Rank: 7

性别
 楼主| 发表于 2016-7-30 20:12 | 显示全部楼层
袁紫哼了一声,没好气地说:“我说那个帅哥的提议我可以考虑考虑!”

说罢起身佯装要去找唐歌,心下还巴望着龚棋会拦着她,但是龚棋此刻突然感觉到之前那个IPO项目的终止似乎和唐歌有一点若有若无的关联,陷入了深深的思索,完全没注意到袁紫起身。

袁紫气得一跺脚,独自走到会场外去散心了。

月光皎洁如水,洒在会展中心的屋顶上,湿热的空气让在会场里感觉微冷的袁紫身上有了一丝暖意,她沿着石砖路向不远处的花园走去,屋里喧嚣的热情在身后慢慢淡去。

袁紫闭上眼,深吸了一口气,花园里的植物枝繁叶茂,争相宣泄着生命的热情,花和叶子的清香沁人心脾,让人心旷神怡。

想想自己当初不顾父母反对,只身一人来到南国这座陌生的城市,转眼间已经三年了。袁紫打心眼儿里喜欢上了深圳,年轻、朝气蓬勃,清新的空气里都飘荡着“时间就是生命、效率就是金钱”的节奏。

微热的晚风徐徐吹着袁紫的长发,顺路还送来几句缥缈的谈话声,袁紫定神一听,似乎还是英文。

袁紫循声转头望去,看到对面小花园里付文正和一个外国帅哥谈笑风生,付文身边经常矗立的那位冷脸帅哥,依然带着墨镜(这可是晚上啊!),唯一和以往不同的是冷脸帅哥这次很识趣地远远地站在离付文一丈开外的地方。

袁紫英语还不错,飘到耳朵里的几句英文听得一清二楚。

“Grace, 真得不打算回美国了?”外国帅哥瞪着蓝色的大眼睛问付文。

“你了解我的,Kevin。我已经决定了。”

“那我们……。”

“We'll always have New York。”付文淡淡说出这句话,脸上依然带着甜甜的微笑,丝毫没有顾忌对面那双蓝色眸子里的火花倏地暗淡下去了。

袁紫听到这句话不由想起《卡萨布兰卡》里的经典台词,继而又想到推荐她看这部电影的龚棋。

袁紫想起前两天龚棋神秘地凑过来问袁紫:“你能不能用5个以内英语单词翻译一下‘岁月静好、感谢有你、与你相伴’这三句话。”

袁紫脸微微一红,思索片刻,摇了摇头。

龚棋嘲笑道:“太笨了,初中生都会呀:Fine, thank u. And u?"

561

主题

904

帖子

7

精华

黄金长老

Rank: 7Rank: 7Rank: 7

性别
 楼主| 发表于 2016-7-30 20:12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们永远拥有纽约。”付文淡淡说出这句话,脸上依然带着甜甜的微笑,丝毫没有顾忌对面那双蓝色眸子里的火花倏地暗淡下去了。

袁紫听到这句话,却不禁想到前两天龚棋神秘地凑过来问袁紫:“你能不能用5个以内英语单词翻译一下‘岁月静好、感谢有你、与你相伴’这三句话。”

袁紫脸微微一红,思索片刻,摇了摇头。

龚棋笑道:“太笨了,初中生都会呀,Fine,thank u.And u?"

袁紫想到这些事,嘴角不仅微微上扬。这时,付文也站起身和凯文握手告别。

凯文带着若有所失的表情,步履缓慢地沿着花园的小径走过来,经过袁紫身边时,礼貌性地微点了一下头。

袁紫心下不由惊叫道:“这个外国小伙子真得好帅啊!付文居然把这样一个帅哥甩了!”

付文的眼光也顺着凯文的脚步望向这边,看到袁紫和她脸上花痴状的表情,微皱了一下眉头,接着也快步走过来:“Hi, 袁大美女,今天玩得开心不?”

袁紫生怕付文以为自己在有意偷听,连忙回道:“付总好,屋里空调有点凉,我出来暖和一下,正好看到你和那位……。”

付文轻轻一摊手,做出这是一件小事的body language,毫不避讳地说:“没什么,人生,不就是不断的告别吗?”

袁紫心想,美国回来的人,就是open,恋爱分手像吃饭喝水一样。随口接道:“这话反过来说听着更乐观吧,人生,总是有意外的相逢。”

“相逢就会有告别,告别后也许会迷失,也许会重逢,都是人生自然而然的状态,所以我们何必让告别充满悲伤。”

“可是,每一次相逢我都觉得是那么来之不易,我不会惧怕告别,但是我也不希望迷失。如果没有真正投入地相逢过,擦肩而过何足悲伤?如果是刻骨铭心地走入过彼此的生命,那么告别就像是在和自己身体和心灵的一部分说再见。”

袁紫平日里是说话比较随和的人,很少和人辩论(除了和龚棋),更何况是和自己不熟悉的人。

可是今晚……,今晚真的不同啊!

在和唐歌闲聊时,袁紫不经意望向龚棋那里,看到付文姿态妖娆地坐在高脚凳上,而龚棋正醉醺醺地高谈阔论,付文看龚棋的目光,如同被凸透镜聚焦过的太阳光。

其实付文看龚棋的目光不过一秒,但是却碰巧就被袁紫捕捉到了。

那一刻袁紫突然觉得无比的心慌,像是身子突然悬浮在一个巨大的黑洞中央,周围无依无靠,空空荡荡,完全感觉不到边际,唐歌在自己旁边说什么她竟完全都听不到了。


(未完待续)

196

主题

434

帖子

4

精华

白银长老

Rank: 6Rank: 6

性别
发表于 2016-7-30 20:39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口气看完了,非常好的文章!期待后续!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站长qq:19916961|投诉举报|辽公网安备 21020402000478号|博瑞家园 ( 辽ICP备16006943号-1  

GMT+8, 2020-4-2 01:01 , Processed in 0.085840 second(s), 28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