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瑞家园—中国金融从业联盟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楼主: 睫毛下的海

【完整版连载】一入投行深似海,从此亲朋是路人

  [复制链接]

0

主题

9

帖子

0

精华

乞丐

性别
保密
发表于 2019-8-7 22:06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61

主题

904

帖子

7

精华

黄金长老

Rank: 7Rank: 7Rank: 7

性别
 楼主| 发表于 2019-11-4 09:09 | 显示全部楼层
(60)袁紫的故事之四

袁紫和她的大学舍友闺蜜宋湘,一个守身如玉,一个阅人无数。

但是两人有一点是一致的:坚定地相信着爱情。

毕业后,袁紫放弃了在北京某中央部委做公务员的机会,飞一样去了深圳,入职了她心仪的证券公司投行部。宋湘则如愿去了一家世界五百强外资企业。

毕业聚会那天,大家开怀畅饮、放声高歌,那时的她们都误以为:只要肯努力,彼此都会有光明的前途。

然而,若干年后她们才发现:这苛刻的世界竟然如此毫不留情地碾碎了她们纯洁的青春和梦想。

“袁紫,你有没有告诉你的棋哥?”刚毕业后没多久,宋湘有一次电话里问袁紫。

“告诉什么?”

“还能有什么,你一直暗恋他的事情啊。”

袁紫的脸唰得红了,“讨厌,再这样说我要挂电话了。”

“可别怪我没提醒你,现在的90后小姑娘思想可都是很开放的,见到喜欢的男生,二话不说扑倒再说,到时候你的龚棋哥哥被人抢走了可别怪我没提醒你咯。”

一语成谶。

那个阴沉的起风的晚上,那个满天的星辰都杳无踪迹的黑夜,袁紫怔怔地望着手机屏幕,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付文在群里邀请龚棋去美国游玩。

确切的说,是邀请袁紫和龚棋一起去。

然而,莫名的嫉妒瞬间泛滥在袁紫的心里。

平生这是她第二次有这种感觉。

从小到大,又漂亮又听话的袁紫一直都是周围男生倾慕的对象,特别是上了中学后,有着高挑身材和傲人胸围的她,更是成了学校里很多情窦初开的小男生的梦中情人,袁紫每天收到的情书比老师布置的作业都多。袁紫似乎从来都不知道,嫉妒别人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第一次有这种感觉,是在付总举办的那次PARTY上。

那时,一个叫唐歌的投资人过来搭讪,袁紫礼貌性地微笑回应着,眼睛却一直瞟着吧台那边。

在吧台那里,付文边听龚棋半醉半醒的高谈阔论,边顺势在吧台边的高脚凳上坐了下来,一只腿直直地垂在地上,一直腿弯曲着踩在高脚凳的横档上。旁边经过的男士莫不假装不经意地瞟一下她的大长腿。

付文用右手三只手指轻轻转着红酒杯,望了一眼龚棋,眼里闪出一道异样的光。这道光转瞬即逝,正说得唾沫横飞的龚棋完全没有注意到,但那道光,瞬间就刻在了袁紫心里。

袁紫望着手机屏幕,当群里跳出龚棋的回复“不胜感激,可以参加”时,袁紫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也飞快地打了几个字“已有安排,多谢美意”,然后把手机扔客厅沙发上,一个人跑卧室去了。

但袁紫很快又走了出来,想把微信那条消息撤回,却超了时间撤不回来。

袁紫双手抱着腿,垂头丧气地蜷坐在沙发上。

这时龚棋打来电话了,袁紫没接,按了静音。

她使劲拽了拽自己的头发,心中暗骂自己:“太怂了,太傻叉了,为啥不去啊,从小到大,我袁大美女输给过谁?怕什么呢?”

这时龚棋的电话也消停了,袁紫拿起手机,正在搜肠刮肚重新编辑词汇想重新发一条微信,电话却突然又响了,居然是好久没见的闺蜜宋湘。

“紫丫头,快出来接驾,我到深圳了。”

“哇,宋总你怎么老是神出鬼没了,昨天看你朋友圈还说要去国外度假呢,怎么突然来深圳了?”

“别提了,你看这鬼台风天气,我本来是要香港转机的,结果备降深圳了,国航明天才能安排车送我们去香港。我想干脆来找你HAPPY一夜。哈哈。”

挂了宋湘电话,袁紫对着微信界面想了一会儿,还是没想好怎么说,便准备去找宋湘出出主意。

两个美女约在欢乐海岸见面了,一见面两人抱了好一会儿,互相恭维了几分钟,然后找了家安静的酒吧坐下,开始说闺蜜悄悄话。

“这还不简单,就说原来的安排临时取消了,可以一起去美国了呗。”宋湘还是像以前那么直爽。

“可是……”

“可是啥,别怕,你跟龚棋都一起工作好几年了,知根知底,日久生情。付文才认识龚棋多久啊,怎么是你的对手。啥也被说了,坚决去,去了美国后正好借和龚棋单独相处的机会生米煮成熟饭,彻底断了那个富家大小姐的念想。”

”你讨厌……“,袁紫的脸又红了。

酒吧昏暗的灯光闪闪烁烁,表演台上年轻的乐队女歌手在低声吟唱着迪克牛仔的成名曲:

”有多少爱可以重来

有多少人愿意等待

当懂得珍惜以后回来

却不知那份爱

会不会还在“

女歌手改编后的轻柔旋律配上独特的烟嗓,赋予了这首歌完全不一样的感觉。

袁紫咬了咬嘴唇,掏出手机,准备在微信群里说她的安排临时取消了,可以一起去美国。

然而突然间她抬起头时,打字的手倏地停了下来,眉头也紧紧皱了起来。

宋湘顺着袁紫的目光望向酒吧门口,看到三个男人走了进来。

一个身着爱马仕深蓝西装,打着窄条花纹领带,头发梳得整整齐齐,高大威猛,五官精致,嘴角挂着一丝玩世不恭的笑意。一进门时,门口几个推销啤酒的小妹妹都忍不住多看了他几眼。

一个中等身材,三角眼,酒糟鼻,头发乱糟糟,眼神中透露着一丝愤恨;

一个身材矮小,戴着黑框眼镜,夹着个公文包,警觉的东张西望。

后面两个人,袁紫一眼就认出是拟上市公司安杨集团的总经理费男、高管魏福,而第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子,袁紫觉得好生眼熟,她仔细又看了下,终于回想起来了:是上次在PARTY上搭讪她的唐歌。

这时酒吧的灯光更加昏暗了,舞台上的女歌手开始唱另外一首英文歌:

”The animal, the animal ,the animal instinct to me ……“

袁紫不由打了个寒战。

但那一刻的她,只是在疑惑,为何费男会和唐歌在一起。

那一刻的她还完全没有预料到,那一晚,竟是她今生最后一次可以无拘无束的肆意欢笑、快意人生。


(未完待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61

主题

904

帖子

7

精华

黄金长老

Rank: 7Rank: 7Rank: 7

性别
 楼主| 发表于 2019-11-4 09:10 | 显示全部楼层
(61)消失的真相

事儿哥年龄稍大的粉丝朋友大概对博客都不陌生,应该也都曾在博客里写过不少为赋新词强说愁的文字。

袁紫的博客也几乎称得上是日记本了。

每天的逸闻趣事,她都饶有兴趣地写在博客上。

比如写有一次和龚棋还有另外一个刚刚从美国留学回来的同事一起去吃麦当劳,海归同事吃完后,习惯性地拿起盘子准备自觉去倒掉,却被旁边擦桌子的阿姨一把按住:“小姐!这个盘子你不能带走的 !”

比如写在某次出差在高铁上,龚棋调了半天座位按钮,座椅却纹丝没动。这时旁边一位已经几乎完全躺平的大叔幽幽地说:“小伙子,你的座椅调节按钮在另一边……”

比如写她一个内蒙古的客户和当地的供应商产生了纠纷,去上海申请仲裁。庭前,仲裁庭的书记员小姑娘忽闪着大眼睛问:“内蒙古自治区有呼和浩特、包头、乌海三个仲裁机构,侬却大老远跑到上海来,应该是觉得上海的司法环境比较好吧?”小姑娘边说边露出一丝骄傲的笑意。客户的人很诚实地回答说:“不是不是,当时就是网上下载了一个合同模板,忘记改了。现在律师又说必须到合同约定的仲裁机构……”

这样有趣的日志数不胜数,龚棋却丝毫没有心思细读这些。

这些过去的点点滴滴,此刻不但不能让他心中涌起半点愉悦的感觉,相反却更加重了他的不安。

在袁紫日志里,他终于明明白白看到了袁紫的真心,甚至惊讶地发现原来竟然在他认识袁紫之前,袁紫早就已经默默喜欢着他,而他却浑然不知;在袁紫日志里,他不安地发现,原来她没有一起去美国,竟是因为遇到了费男、魏福,还有,那个神秘的投资人唐歌。

他焦急地继续翻看着,希望能从中发现袁紫如今的行迹。

然而,在记叙到欢乐海岸酒吧遇到唐歌、费男等人后,袁紫后续的日志却倏然消失了。这之后的日子,或许从来没有记过,又或许记过又被删掉了。

总之,本来以为马上就可以浮出水面的真相,却如同海边那些翻滚着、拥挤着、喧嚣着要冲上沙滩的浪花,在徒劳地挣扎一番后,最终却还是被扯回海里,撕成碎片,悄然沉寂在时间的海底。

付文默默看着龚棋,龚棋的每个细微面部表情她都看在眼里。

看到袁紫博客里记叙在大学默默喜欢龚棋的日志时,龚棋眼睛睁得大大的,呼吸也急促起来。

看到袁紫在欢乐海岸酒吧遇到唐歌等人时,龚棋眉头紧蹙,牙齿紧紧咬着嘴唇。

付文的心,突然绞痛了一下,她下意识地摸了下自己的胸口。

龚棋却并没有察觉到付文这个小动作,他依然焦虑地寻找着袁紫博客里可能的蛛丝马迹,却一无所获。

最后,龚棋翻回到袁紫博客首页,默默看了一会儿,叹了口气,把iPad还给付文,把后背重重地靠在椅背上,仰头默默看着医院洁白的天花板。

付文瞟了一眼iPad,袁紫的博客标题下,是一段长长的个性签名:

“当你背单词时,阿拉斯加的鳕鱼正跃出水面。当你算数学时,太平洋彼岸的海鸥振翅掠过城市上空。你晚自习时,南极的夜空散漫了五彩斑斓。在你为自己的未来踏踏实实努力时,那些你感觉从来不会看到的景色,那些觉得终身不会遇到的人,正一步步向你走来。”

个性签名下,是袁紫的第一篇日志:

“爱情,在对的时间遇到对的人时是幸福快乐,其他都是或痛苦或纠结或孤独的日子。

即便爱情的起始是兴奋和甜蜜,中间和结局也难免平淡或黯然。

但即便如此,爱情还是值得信仰,因为我相信她源自我们的灵魂,她让我们在世俗生活中抬起头仰望星空,她让我们人类摆脱兽性成为万物之灵。

可以此时和彼时没有爱情,但是我还是相信,期待和相信爱情的心更加充盈。”

这时付总病房的门开了,一个护士走了出来。

付文赶紧站了起来,龚棋也嗖地站了起来。

小护士却没搭理他们,去隔壁拿了一把大钳子,回去了病房。五分钟后,小护士隔壁拿了一把大扳手,又进去了。

当第三次小护士从隔壁拿了一根大拖把的时候,付文终于忍不住了,上前问道:

“您好,大夫,请问里面情况很紧急吗?”

付文的声音有些发颤。

小护士用衣袖擦了擦头上的汗说:“机器漏水了。”然后又进去病房了。

付文和龚棋这才又坐下。

这时,窗外救护车刺耳的鸣笛声、其他病人家属嘈杂的喧哗声、身边的龚棋沉重的叹息声,付文竟然完全听不到了。

她只听到走廊的石英钟滴答作响,她只听到自己的心咚咚跳动,她只感觉到没有起始没有尽头的时间,在静默地流逝。

病房里的那个男人,病房外的这个男人,他们似乎都距离自己那么近,但似乎又都距离自己那么远。


(未完待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8

主题

61

帖子

0

精华

潜力会员

Rank: 3Rank: 3

性别
保密
居住地
重庆市 渝北区
职业
金融IT
发表于 2019-12-20 11:38 | 显示全部楼层
没进入该行业的人都想进呢,就像进国企一样,外面的人想进,里面的人想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61

主题

904

帖子

7

精华

黄金长老

Rank: 7Rank: 7Rank: 7

性别
 楼主| 发表于 2020-1-2 13:51 | 显示全部楼层
(62)苏醒的记忆

病房巨大洁白的墙壁如同北方冬日的雪地,安静沉默;窗帘是米黄色的,缀着闪光的丝线,随着窗缝溜进来的微风心旌神摇地慢慢伸着懒腰。

床边的小柜子上,摆着鲜花、药瓶、水杯,一个陈旧而硕大的公文包懒散地斜躺在枕头和柜子之间,占据了不小的一方位置。

但好在VIP病房的病床足够大,并没有影响病人自己的休息空间。

这样宽绰的房间,和同一家医院里那些拥挤喧嚣的多人病房,以及塞满了病床、病人家属、痰盂、便盆、卫生纸、一次性饭盒的医院走廊,形成了如此鲜明的对比,让人几乎怀疑是不是身处在同一个时空。

在这迎来送往的白色巨塔上空,也因为种种类似的对比,而堆积了太多不明来路的传说和和难辨真假的流言。

这些传说和留言堆成的阴翳厚重的乌云,遮盖了阳光、挡住了视线,让这个国家的多数人忽略了,这里,本应是人类和疾病的角斗场,而不是毫无意义的、连绵不绝的另一种战争。

不过,如同中国很多硬件设施一流但却被漫不经心的养护和不遵守规则的使用不断摧残的机构一样,医院似乎也难以免俗。

因此付总病房里这台价值不菲的精密进口设备居然会漏水也就不是什么难以理解的事情了。

一,二,三,……

付总沉重的眼帘终于缓缓抬了一下,他看到一个容貌昳丽的小护士正弯着腰,认真地用一把拖把整理着地面。

地面上的那块水渍,正暗自得意地对着着窗外天空中一小片低垂的白云眉目传情,却突然被调皮的拖把一把拽住、挠来挠去。

水渍似乎觉得有点痒了,于是整个身子蜷缩成了一个圈。一会儿它又被挠成了一条线,接着又变成一个圈,最后它觉得有点累了,倏地一下钻进拖把身子里,消失不见了。

付总闭上了眼睛,又想重新睁开,可是,太重,太重,

付总最后还是无奈地放弃了这个念头,不自觉地发出一声叹息。

在大学又要写论文又要备课的繁忙日子,在独自一人抚养倔强的付文长大成人的漫长岁月,在公司无数个生死存亡的危急关头,付总何止在一个个痛苦、绝望和孤独的深夜里发出过千百万次的叹息?!

但这一次,这叹息声,是那么遥远,那么沉重,那么绝望,那么幽然,仿佛不是来自人间,而是来自地狱;仿佛不是发自人类,而是发自昏暗的坟墓深处那些飘摇的灵魂。

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

而人类在无休止地为了人间的琐屑与繁复而叹息而皱眉而流泪而摇头的时候,上帝是会发笑还是会怜悯呢?

科幻电影《普罗米修斯》中,一个遥远星球的外来物种把自己的生命浇灌进荒芜的地球,这个本来只有无机物的不毛之地开始了漫长的生命演化。

即便我们人类用最智慧的头脑、最敏捷的思维、最强大的逻辑、最有利的证据证明了进化和演化,可是对于生命的起源本身,对于生命起源的必要性,对于生命起源的意义,我们却依然不得不借助文艺作品去想象。

时至今日,无论是一朵花、一棵树,还是一只猫,一个人,都无一不遵从着生命最严格的法则:被诞生、被成长、被成熟、被衰败、被死亡。

出生后的每一件事看似都是出自我们的自由意志,但其实却无一不在遵从着无法抗拒的大自然的规律。

付总的头脑就这样漫无目的地胡思乱想着。

他记起还在大学时,涉猎甚广的费男,有一天曾经饶有兴趣地告诉他:

“付老师你知道吗,地球上至今存活着一种生物,寿命只有三十天。有意思的是,这种生物成长又特别缓慢,生命的前二十九天都是在发育,直到生命的第三十天才性成熟。然而,第三十天,这已经是它生命的最后一天了……”

“所以呢?”

“所以,你想象一下啊,它们肯定也知道这是生命的最后一天啊,于是它们在生命的最后一天里,疯狂……交配,然后,死去。”

付总后来还专门去查证了,费男似乎确实没有胡说,生命的成熟和生命的结束重合在短暂的一天,确乎是有这样的生物。

付总当时在想:

“其实原始社会里只有三十几岁寿命的人类又何尝不是如此呢。如此说来,现代社会的人类还是要幸运许多,不但能看到自己的后代,甚至还能陪伴自己的后代一起成长,更甚至还能看到自己后代的后代。”

付总的眼前转而又浮现出费男当时那清澈的眼神和热烈的深情,不由又痛苦地皱紧了眉头。

过了许久,付总再次努力地睁开双眼。

他吃力地缓缓抬起手,又落下,试了好几次,终于把枕边的公文包拿在了手里。

小护士还在忙着拖地,付总也没有想请她帮忙的意思。

他艰难地探索了许久,终于从包里掏出一份折得整整齐齐的文件。

文件被一双贴满医用胶布、微微颤抖的大手缓缓打开了:

是一份多年前就写好的、公证过的遗嘱。

两注深邃、饱经风霜而又略带痛苦和疲惫的目光,再次地、也是最后一次地,凝视着上面那些文字。

曾经,他毫不犹豫地把这些让人难以置信的文字落在纸面;

曾经,他坚信这些文字上铭刻的那个名字,是可以和他奋斗一生的知己;

曾经,他文艺地和孩子气地相信,不必明说、不必多言、自有默契,与其产生一丝让对方感觉到恩惠施舍的尴尬,何不留一份多年后热泪盈眶的惊喜。

那些曾经寄托了最深沉的师生缘分、最炽热的知己友谊、最真挚的同袍情感的文字,字数其实并不多,是这样写的:

本人,付总(事儿哥注:是的,付总的的确确姓付名总),自愿在本人因任何原因的离世后,将本人直接和间接持有的安杨机械股份有限公司的全部股份,赠与费男先生。


(未完待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19

主题

1535

帖子

15

精华

黄金长老

Rank: 7Rank: 7Rank: 7

性别
保密
发表于 2020-2-12 10:30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鼠年不太平
敢不敢再倒霉一点,再坎坷一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站长qq:19916961|投诉举报|辽公网安备 21020402000478号|博瑞家园 ( 辽ICP备16006943号-1  

GMT+8, 2020-4-2 01:35 , Processed in 0.088685 second(s), 29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